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在线斗牛棋牌 > 梅尔文埃利 >

厨力放出A] [剧情讨论] [开演之时]超长18小时维护开始各位要不来

发布时间:2019-07-12 12: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厨力放出A] [剧情讨论] [开演之时]超长18小时维护开始,各位要不来看下热腾腾的二世事件簿·魔眼列车下?

  [厨力放出A] [剧情讨论] [开演之时]超长18小时维护开始,各位要不来看下热腾腾的二世事件簿·魔眼列车下?

  [厨力放出A] [剧情讨论] [开演之时]超长18小时维护开始,各位要不来看下热腾腾的二世事件簿·魔眼列车下?

  虽然发售了很久了不过最近才翻译完(太冷门了,没有汉化组只有个人翻译)楼评论我觉得写的比我这纯厨力放出的好多了,不过剧透严重,最好看完再看)网盘地址:这卷剧情爆炸,说真的最后指出真凶时完全被惊到了。怎么没人讨论啊......那个帝韦伯帖子里还有好多人以为那个女英灵就是赫菲斯提翁顺便一提王军里那位是欧迈尼斯,不是韦伯不是赫妃ps:双貌塔那一卷里面有橙子哦,还没看过这个系列的朋友要不要看一下?(顺序:剥离城,双貌塔,魔眼列车)下面是厨力放出的这卷评论新人物二世“挚友”梅尔文,一出场完全是个变态。完全和想象不一样......一开始莱妮丝说拿友人做担保我还以为是韦伯唯一的朋友的命,结果他说出真正的担保内容一瞬间屏住呼吸。真是,相当残忍但确实有效的担保,天呐好心疼二世[s:ac:哭]然后友情和传奇的开始是这样的“我们认识的时候,我正让女仆拿着妈咪替我准备的咒体宝石收藏向全班同学进行炫耀,然后韦伯好像感到很火大就揍了我。”“不过那个时候的韦伯本来就一天到晚都是一副很不爽的样子。不管和他说什么态度都很冷淡,每次看到他都在埋头写着论文还是什么东西,可能在他看来时钟塔里全都是笨蛋吧?说实话,是个很不好相处的人。”梅尔文一边前进一边继续道。“后来,有一次是下了降灵术还是变身术的课之后,他突然抓住我说‘你不是说过只要能让你看到愉快的事不管多少钱都会出吗。替我出旅费和机票钱,我会把整个时钟塔颠覆给你看’。那句话其实算是我那时候的口头禅,不过还是替他准备了旅费和飞机票。”“……”我完全想象不出他口中的师父是什么样子。不为我所知道的师父。不为我所知道的时间。但是,也是确实存在的过去。“啊,我是没报什么希望啦。只觉得他是终于准备逃回老家了吧?不过过了一年以后姑且还是让女仆追踪调查了一下,发现结果还挺有趣的,感觉他答应我的事没准能实现呢。你知道吗?不断努力过来的人终于屈服、堕落的模样,可是很美味的哟?”梅尔文的话语滴落在暴雪的缝隙间。那毫无血色的嘴唇与刚才的台词过于相称,好似恶魔。豪言着喜爱的人类的口,转瞬间又低语起甜美的背德与背叛,他与这样的形象只有一线之隔。“等他回到时钟塔,就拿给我一堆皱巴巴的纸币,说是还我的旅费钱。好像是他在旅行途中挣的,还混了几张外币。不仅如此,他还对我说‘抱歉,我没能做到任何能让你感到愉快的事。所以来找你赔罪了。我真的是个没用的蠢材。但是,我还有件无论如何都想要去做的事,我想要把失去了老师的埃尔梅罗教室买下来,希望你能再借我些钱’。这不是超有趣吗。于是我也来了兴致,对他说钱会借你的咱俩交个朋友如何!还告诉他如果成为挚友的话还款期限可以放到最长。不过后来他又担下了莱妮家的欠款,就算到一起了。”像是感到很有趣一样,梅尔文笑了。[s:ac:哭](哇啊啊啊老师)后面拍卖那段也是燃的不行,一下子把自己全部家当押上什么的 很刷了一把时髦值最后他解释为什么一直喊二世“韦伯”,一瞬间感动地快哭,虽然是变态但是懂人心啊!小灰也很努力在战斗,非常努力,一直想着有什么我能做只有我现在能做的事,然后拼命去做。和腑海林(Einnashe)之子战斗,和英灵对峙,追火车。这对的师徒情也很令人动容啊!在这个瞬间,不管是案件还是其他的什么,已经都与我无关了。“师父,您的身体——”“我没事。你放心吧。要是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我是不会特地到这里来的。”师父隔着兜帽摸了摸我的头。平日里冷淡的师父现在却展露出温柔的一面,反而让我感到痛苦难受。“事情的来龙去脉我已经听考列斯说了。看来你遇到了不少事啊。”“……嗯。”我点点头。我拼命忍耐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虽然心里清楚最辛苦的人并不是我,但我却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来传达这份心情。“真的……真的发生了好多事。但是比起我,师父您要更……”语言是多么的无力啊。不对,无力的应该是我自己才对。要是提前准备一下就好了。既然知道师父正在恢复中,就应该预先为这个时刻做好准备。脑海里闪过种种思绪,却连一句话都组织不出来。明明一直在想等他醒来有很多话要对他说,但口中却只能发出呜咽声。我感觉这组像是二世和大帝的对应,憧憬着大帝的二世和憧憬着二世的小灰。没想到十三拘束解放前亚德也刷了一波好感,这个嘴欠的魔术礼装也是相当关心小灰的。小灰你也是被他人爱着得啊!当然还有小所长的战斗,突然孤立无援,拼命逞强勉强自己(好好看看这可爱的所长啊!蘑菇你怎么忍心啊!)她对自己说过最多次的那句话浮现在脑海中,一时间,奥尔加玛丽的眼睛润湿了。最终,从她的双唇中咏唱出了简短的咒文(密码)。“……小笨蛋玛丽。挺胸抬头。”“……是啊。就是这样吧。我终于明白了。”在其他人的咏唱中,奥尔加玛丽突然喃喃自语道。特莉夏的头现在正放在椅子上。她保持着高度的集中,悄悄地对着紧闭双眼的特莉夏说道。“在应该生气的时候,我可以生气的吧。”魔力仿佛在舞蹈一般。得以活性化的魔术回路同时接受了大源和小源,现在已经产生了物理上的热量。那热量,或许会将生涩的魔术师的神经烧毁。“你是不是一直在等待我生气的那一刻?特莉夏。”最后还交上了能理解自己的新朋友真是太好了呢! 不是雷夫那种坑货当然作为填坑事件簿,三田也给蘑菇打了一些世界观补丁因为月姬还没看过这方面就不乱说了对,我还没说二世 主角当然要压轴!谈到二世我就只会说他好好,他好好啊!这卷他也是那么好! 厨力放出EX这次真的慌了阵脚,连最擅长的推理都忘记了,笨蛋你已经很努力很棒了不要那么自卑啊;拍卖会上笨拙掩饰自己的慌乱,真是笨蛋,之前面对君主的时候也是,明明害怕得腿都在发抖不是吗,你真的非常努力,那样子真的耀眼而美丽;然后这卷也是大转折,二世心境发生了很大变化,这沉重的辛苦的幸福但也烦恼痛苦的十年间一直压在身上的重负,得到了解放。看到那真的哭出来了,三田啊谢谢你给了他救赎啊!!那个永远皱眉,仿佛有着整个世界一半的不满的不满的脸,终于绽放出了笑容。是开心的清爽的二世的笑!!二世他笑了啊!!我要看动画啊!我要看老师的笑啊!“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响起了这样的声音。实在太过不合时宜,连屋顶上气氛都有一瞬间呆滞了。受伤的师父抖动着双肩,笑了起来。“有什么好笑的。”“没,只是觉得很有他的风格而已。强迫数万名士兵进行那样的大远征,却依旧能与他们结下羁绊的大王,却把自己的影武者惹生气到不想搭理自己。那家伙果然老是棋差一招。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才能啊。”咳咳,他清了清嗓子。似乎因此扯到了伤口,他的脸稍稍扭曲了一下,“谢谢。”然后继续道。听到他的回答,连Faker都倒抽一口气。“……唔,为、什么、”“我一直在想。这十年里没有一天不在烦恼。就算想追寻[那人]的背影前往那应该抵达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毕竟我是个无可救药的庸才,根本没有成为英灵的器量。只有徒弟得到了成长,而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各种才能展翅翱翔。”如同在堆积一般,师父慢慢地说道。非常沉重,一路被压缩过来的十年。“但是,现在我能抬头挺胸地说了。不管在哪里重逢,毫无疑问我都能向他炫耀。不管念叨多少次他应该都会允许吧。如果我的理智不允许我像个复读机一样的话,那也可以稍微喝点酒。啊啊,我做梦都没想到你会给我这个机会。一定要好好向你道谢啊。”“你到底、在说什么?”“嗯?哦哦,就是这么一回事。”师父一脸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向你的爱将——向另一个你报了一箭之仇哟,这样对那家伙说的话,他一定也会捧腹大笑吧。”“……”所有人都沉默了。听到他那大胆的发言,不光是我和考列斯,连哈特雷斯都屏住了呼吸。Faker也像被魔眼迷惑了一样呆住了。刚才师父所说的话,简直就像现代的魔术师无法完成的失传的大魔术一样。最终,“你是想战胜我吗。”Faker狠狠地说道。师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转向了我这边。“格蕾,你能帮我吗?”“……好!”我忍不住感动起来。这是多么逞强啊。这是多么固执啊。即便如此也还是笑着试图重整旗鼓的这个人,为什么如此……(如此的……美丽啊。)我想让他看到。我想让他们相见。让这个人想要对他倾诉的“王”——留名于历史的英灵(伊斯坎达尔),看见他现在的样子。“我正式辞退了第五次圣杯战争的参战名额。手续在住院期间已经都办好了。”他终于提到了这个话题。这是他之前一直回避的话题。因此,我忍不住多嘴了。“为什么……!”“本来,就只有我想做个了断。”师父回答道。“我想要证明,伊斯坎达尔才是那个应该在圣杯战争中获胜的从者。证明他会在第四次战争中败退,完全是因为御主太过拙劣了。”我感觉雪茄的烟非常苦涩。师父的话,与我在列车上听过的没有区别。他一定考虑了很久很久吧。这份思绪,在这十年间成为了名为君主·埃尔梅罗世这一存在的根基。“不过,我觉得可以算了。想要做出了断只是我自己的想法,并不是英灵伊斯坎达尔的。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这也不是应该固执的事。不管是作为接触过他的人,还是作为时钟塔的君主(Lord),我现在必须要分出胜负的对手就在眼前。——而且、”而且。师父补充道。“我向另一个那家伙报了一箭之仇——现在可是有了这么一件能让我今后一直自豪的事啊。”那不是平时那种有些困惑的微笑。也不是一边害怕着一边直面敌人时那种无畏的笑容。明朗的,过于清爽的,快活的笑容浮现在师父脸上。那的话语与笑容太过耀眼了。虽然我希望这个人能够得到更多更多的回报,但看着这张笑脸却什么都说不出来。“格蕾。”师父郑重地对我说道。“抱歉,以我的能力肯定是不够的。请和我一起战斗。”我没能立刻回答他。我使劲蹭了蹭脸。就算只是一瞬间也好,我想要摆出我所希望的表情。我的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但还是拼了命地咧开嘴角。“……您觉得、我可以的话、”最终却还是用一副快要哭出来一样的笑脸回答道。[s:ac:哭][s:ac:哭][s:ac:哭]

http://ftfasoccer.com/meierwenaili/30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